默山

【GGAD】山谷情人(一)(ABO/小盖老邓年龄操作)

      十六岁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因为一场人为的实验事故而被德姆斯特朗开除,为了不让自己的侄孙过早游荡社会,巴希达•巴沙特女士通过关系让他进入霍格沃兹完成学业。在这里,年轻的盖勒特遇上了一位迷人的老师阿不思•邓布利多,他受巴沙特女士的要求来看管调皮的晚辈,却不曾想,一切都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盖哥的撩人程度大概和幸运程度成反比……

 一、         

来到霍格沃兹的第二天课堂上,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的盖勒特又做那个隐秘的梦,这是他分化那天就做过的梦。     

在分化那天的梦中,他始终能看见一个披散着红发的男人躺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无论怎样都无法触碰。    

 那个男人有着令人艳羡的腰窝和挺翘的后臀,垂在脑后的长发若隐若现地遮住了两对支棱的蝴蝶骨。盖勒特几乎能感受到萦绕于鼻息间的淡淡甜香,他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但却很勾人,勾引得盖勒特心底发痒,想要掀开帘幕,一探究竟。    

 但每当他试图伸手去撩拨那男人的头发时,眼前就会弥漫起浓雾,而为了看清埋身在被褥之中的男人,盖勒特被迫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他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往后退,试图找到什么冰冷的东西来使自己滚烫的心冷却下来。    

 可无论怎样进退,自始至终都有一股焚身的欲火在紧逼着盖勒特,他像是头被锁进牢笼中的发情困兽,在鱼死网破中被迫寻求一条出路。    

 “盖勒特,盖勒特……”一个温柔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让盖勒特把眼睛艰难地打开了一条缝。    

 “盖勒特,恭喜你!”巴沙特女士的话像是隔了一层纱,听起来总是嗡嗡直响,她看上去在扯着脖子喊,“盖勒特,你分化成了一个Alpha!”     

盖勒特迷茫地眨了眨眼睛,他被巴沙特女士扶了起来。    

 “天呐,盖勒特,你前天真的是要吓死我了。”巴沙特女士为自己满脸是汗的侄孙扇着凉扇,“进门之后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还带着一股呛鼻的烟草味。”     

“烟草?”盖勒特喃喃地自言自语起来。    

 “没错,一个烟草味的Alpha,真是与众不同。”巴沙特女士忙活着帮助盖勒特收拾东西,“不过说起来了,你前天去了哪里?怎么会一回来就突然分化?”   

  盖勒特坐在床上按了按额头,他仔细地想了许久,理智终于开始回笼。     

在一周前,由于实验事故而被德姆斯特朗“光荣”开除的盖勒特又被祖父赶出了家门,他为了完成自己的试图找到死亡圣器的目标,一路来到了英国戈德里克山谷,住进一位从没见过的姑婆巴希达•巴沙特女士的家中。    

 而在前天下午,百般无聊的盖勒特从草甸晃荡到了后山,他在溪水边的梧桐树下见到了一个有着一头红色长发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始终背对着自己,让他无法窥探全貌。     

盖勒特出神地注视着男人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脱掉外裤,随后光裸地走进溪水中。 

    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盖勒特依稀可见散在男人背上的光斑和闪烁的水珠,波光粼粼的溪水和他白皙的后背交相辉映,盖勒特一时忘记了呼吸。     他藏匿于一棵参天大树的背后,手不由攥紧树上垂下的藤蔓。盖勒特试图更进一步,但他必须克制住自己偷走那个男人衣服的低劣行径。    

 盖勒特不得不承认,他生长了十六年,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人着迷,可是眼前,当下,却身不由己地因溪水中的男人而口干舌燥,心潮澎湃,他强烈地喘息着,目光不自觉地顺着那人的腰窝往下,试图探进那隐秘的股缝。    

 这一天,盖勒特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回的家,他的三魂六魄仿佛都被吸走了,七情六欲颠三倒四地送给了一个不知姓名的男人。

     躺在床上,盖勒特迷迷糊糊地想,这个男人的信息素该有多么的甜美。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已经十六岁了,是时候要分化了。”巴沙特女士强制把想要继续做梦的盖勒特从床上拉起来,“虽说烟草味不是太令人着迷,但是总比有些Omega的信息素苦得令人流眼泪要强。”  

   盖勒特的神智还不太清醒,他被迫套上一件崭新的袍子,然后被巴沙特女士拽出了门。  

   “我们要去哪儿?”走了好一段路,盖勒特才恍惚地反应过来。

     “去邓布利多家。”巴沙特女士叉着腰,“去商量一下你上学的问题,本来和人家约定是昨天,结果因为你临时分化,耽搁到了现在。”    

 “上学?”盖勒特立马站定了脚步,“我不上学。”     

“不上学?”巴沙特女士叫嚷起来,“怎么能不上学呢?你祖父就允许你这样在外面游荡?盖勒特•格林德沃,你只有十六岁,必须回去给我上学。”  

   “德姆斯特朗已经把我给开除了,没有学校会要我的。”盖勒特满不在乎地说。 

    “那可说不准,”巴沙特女士强势地拉着盖勒特的胳膊,“你现在必须去跟我见一个人,然后乖乖地去霍格沃兹上课。”     

“霍格沃兹?”盖勒特当即甩开了巴沙特女士的手,“两年前三强争霸赛的时候,霍格沃兹就来过德姆斯特朗,我讨厌死那群在学校里面到处乱窜的学生了,我不去那里念书。” 

    “你必须去。”巴沙特女士的话不容置喙。     

盖勒特还欲争辩什么,然而就在此时,他看见巴沙特女士的身后走来一个男人。   

  “巴沙特夫人,”男人彬彬有礼地问了好,“这就是您的侄孙?”  

   盖勒特看着他,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男人和盖勒特在溪水边,在梦里看到的男人一模一样,有着高挑的身材和漂亮的红发。他戴着半月形的眼镜,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盖勒特顺势咽了一口唾沫,他不由沿着男人的腰往下看,试图找到前日一丝半点的重叠,但盖勒特的视线很快便被巴沙特女士挡住了。     

“这位是霍格沃兹的变形课教授邓布利多先生,也算得上是咱们的邻居了。”巴沙特女士热情地介绍道,“阿不思,这便是我的侄孙,盖勒特•格林德沃。”    

 阿不思毫不避讳地向盖勒特伸出了一只手:“你好,格林德沃先生。” 

    盖勒特低着头,他紧紧地盯着阿不思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和突出的腕骨,突然有一种想要咬上去的冲动。    

 “盖勒特!”大概是等的时间太长,巴沙特女士小声呵斥道。 

    “没关系的。”阿不思在盖勒特明显打算握住自己时缩回了手,“小孩子,总是有一点脾气的。”

     吃了瘪的盖勒特心里一阵焦灼,尤其是在他总能闻见一股似有似无的苦薄荷味时,这种焦灼感明显增强了不少。  

   “我和阿不思找到了布莱克校长,他同意你进入霍格沃兹学习,当然,这都是由于阿不思从前帮过布莱克校长大忙,所以你得好好感谢阿不思。”巴沙特女士解释道。  

   盖勒特哑了嗓子,他不敢去看阿不思的双眼,好像一旦对上去就会让他知道自己前天下午的偷窥行为。   

  “不用感谢,格林德沃先生。”阿不思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盖勒特不耐烦地摸了摸鼻子,他觉得体内有一股火要直冲头顶,与此同时,三人闻见了一股浓烈的烟草味。 

    随后,盖勒特发现,阿不思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红发男人匆忙道了一声歉,转身就要走。

     一个刚刚分化不久的Alpha,就这样差点诱导了一个Omega? 

    盖勒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等等!”阿伯内西打断了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盖勒特的讲述,“你的意思是说,变形课的邓布利多教授是一个Omega?” 

    盖勒特支着头,打量着讲台上的魔法史教授:“对,没错,邓布利多是一个Omega。”   

  “可是全校都知道邓布利多教授是一个Alpha,从来没有人想过他是一个Omega的事。”阿伯内西叫道,“盖勒特,你才刚来两天而已。”    

 “但是没有一个Alpha会在我的信息素爆发时面红耳赤,”盖勒特摊了摊手,“阿不思•邓布利多会。” 

    “得了吧,”阿伯内西撇嘴,“你一个外乡人,不知道当年的事也很正常。”     

“当年的事?当年什么事?”盖勒特被阿伯内西勾起了好奇心。    

 可就在阿伯内西打算为盖勒特好好讲述一下“当年的事”时,魔法史教授终于发现了两人的交头接耳,顶着一头乱蓬蓬黑发的宾斯•卡思伯特教授用魔杖指着盖勒特:“转校生格林德沃先生,请您不要再说话了。”     

盖勒特挑着眉瞥了一眼老教授,念了一个刚学的无杖魔咒,竟硬生生给宾斯教授变出了一对驴耳朵,全班顿时哄笑起来。     

老教授气急败坏地拍起了桌子,他必须要找到一面镜子,才能将头顶的驴耳朵变回去,然而就在此时,阿不思出现在了教室的后门,变形课教授的出现才勉强化解了此时尴尬的局面。    

 “格林德沃先生,你出来一趟。”阿不思抱着胳膊,微笑着看着盖勒特。    

 盖勒特吹了声古怪的口哨,在又一次引得全班人发笑后,他贴着阿伯内西的耳朵说:“我打赌阿不思•邓布利多是一个Omega,而且我要让他做我的Omega。”

评论(68)

热度(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