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山

【GGAD】山谷情人(二)(ABO/小盖老邓年龄操作)

      十六岁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因为一场人为的实验事故而被德姆斯特朗开除,为了不让自己的侄孙过早游荡社会,巴希达•巴沙特女士通过关系让他进入霍格沃兹完成学业。在这里,年轻的盖勒特遇上了一位迷人的老师阿不思•邓布利多,他受巴沙特女士的要求来看管调皮的晚辈,却不曾想,一切都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请大家这回相信盖哥的判断……

二、

   

    走在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身后,盖勒特总会不自觉地低头,并不是因为顺从,而是他的视线无法从阿不思的腰下离开。

    被马甲紧紧裹着的腰身和西装裤下挺翘的后臀,随着阿不思双腿的摆动而显露出勾人又美好的弧度。在霍格沃兹的两天时间里,盖勒特已经无数次梦见阿不思浑身赤裸的样子了,无论是在布满了纱帐的床上,还是交织着鸟语花香的草甸溪边,阿不思始终像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缪斯般勾引着盖勒特。

    “就是这里了。”阿不思猝不及防地停下脚步,让盖勒特差点一头撞上自己的后背。

    盖勒特的鼻尖似有似无地擦过阿不思散落在脑后的红发,他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有点发凉,但还有点发苦,这种与众不同的香气不似一般Omega的信息素那般甜腻,但却让盖勒特宛如吸食罂粟提纯后的魔药,仅凭想象依旧有着令人上瘾、摄人心魂的力量。

    倘若一件一件地剥掉阿不思身上的西装,这种味道会不会更加诱人?盖勒特舔了舔嘴唇,脑中无法抑制地开始臆想。

    “格林德沃先生?”阿不思歪着头打量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盖勒特,“布莱克校长想要见您,是关于分院的事。”

    盖勒特露骨地对阿不思勾了勾嘴角,他不打算装成正人君子的模样而放弃刚刚的想法,盖勒特•格林德沃一向是个行动派。

    “邓布利多教授,”盖勒特双手插兜,他歪歪斜斜地靠在校长办公室楼下的雕塑边,冲阿不思挑了挑眉,“您今晚有空吗?”

    “没有。”阿不思直接了当地回绝了盖勒特即将要说的话,他微微扬起了下巴,漫不经心地说,“明天大概也没有。”

    “太遗憾了。”盖勒特慢吞吞地舔着自己的下嘴唇,“我还在想着今晚您能带我参观一下霍格沃兹呢,毕竟这是我第一天来到这里。”

    “晚上是不太可能了,”阿不思淡淡地扫了盖勒特被水光浸染得泛红发亮的嘴唇,“布莱克校长刚刚颁布了一条教育令,禁止学生在宵禁之后出门夜游。”

    “但您知道我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盖勒特撑着阿不思身边的那堵墙,他看上去兴致勃勃的,“而教授您也不像是一个会被规则束缚住的俗人。”

    “你想错了,格林德沃先生,”阿不思轻飘飘地推开了盖勒特横挡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我是一个绝对守规矩的人,毕竟要为人师表。”

    “叫我盖勒特,”金发少年桀骜不驯地昂着头,“这样我就可以称呼您为阿不思了。”

    阿不思平淡地看了一眼挑衅的男孩:“格林德沃先生。”他依旧那样叫道。

    盖勒特轻笑了一声,他非常大胆地将手探向了阿不思的腰,把试图转身离开的漂亮男人拽回自己的面前:“邓布利多教授,您还没有告诉我口令是什么呢?”

    口令是“牛黄”,布莱克校长根据自己摆放在书架上的魔药学教材刚换的,也是阿不思用强大的无杖魔法把盖勒特扔出去后才告诉他的。

    当然,盖勒特对此毫不在意,他拍了拍沾了灰尘的衣服,哈哈大笑起来。

    当时整个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不知为什么,第二天整个学校几乎都知道了,转校生盖勒特•格林德沃和变形课教授阿不思•邓布利多在校长办公室门前打了一架。

    “你和邓布利多教授说了什么?”前一年从德姆斯特朗转学到霍格沃兹的学生克拉尔凑到了盖勒特近前,他现在属于斯莱特林学院,早在德姆斯特朗,克拉尔就已经仰慕许久盖勒特的大名了。

    盖勒特挑了挑眉:“我本来是想晚上约他出去的。”

    “晚上?”克拉尔和阿伯内西顿时开始起哄。

    “聊聊变形术什么的,”盖勒特勾着嘴角靠到了椅子背上,他把两条腿搭上了课桌,大言不惭道,“我对邓布利多教授的学术研究有极大的兴趣。”

    “学术研究?”克拉尔皱起了眉,“你是认真的吗,盖勒特?”

    “我是认真的,”盖勒特摆弄着一本厚重的教科书,书上编篡者的那一栏里正写着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名字,“我觉得我有必要和邓布利多教授讨论一下,关于巫师的生理问题,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盖勒特的德国口音实在太重了,以至于最后那段含糊不清的话克拉尔一句也没有听清,他迷茫地挠了挠头,就又被盖勒特揪住了胳膊。

    “今天下午是不是有邓布利多教授的课程?”盖勒特把一条红黄相间的领带搭到肩膀上,摇摇晃晃地抱起一摞书。

    “对,对,没错,今天下午……”克拉尔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半,他猛然发现,盖勒特肩膀上搭着的是格兰芬多的领带,“盖勒特!分院帽把你分到了格兰芬多?”

    盖勒特毫不在意:“是我要求的。”

    “你要求的?”克拉尔瞪大了眼睛。

    “我要求那个蠢帽子把我送到一个能和邓布利多教授离得近一点的地方。”盖勒特得意洋洋地用领带系了一个骚包的蝴蝶结,“然后它就照办了。”

    “什么?”克拉尔的神经慢了半拍,“你为什么要对邓布利多教授那么感兴趣?”

    盖勒特没有说话,他舔了舔尖锐的虎牙,像极了一个待捕猎物的猛兽。

    “不过如果你要是想整蛊他的话,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克拉尔好心说道,“这个学校里Omega们,好似随时随地都能为了邓布利多教授而发情。”

    “整个学校的Omega?”盖勒特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没错,”阿伯内西接话道,“哪怕是一些还没来得及分化的低年级学生,他们也会期待着自己有朝一日分化成Omega,或者说成为邓布利多教授的Omega。”

    “但邓布利多自己就是Omega!”盖勒特叫道,这让坐在自习室前排的一个盘着高高发髻的高年级格兰芬多女生转过了头。

    “你一定是想错了,盖勒特,”阿伯内西同情地说,“邓布利多教授是一个Alpha,一个强大的Alpha,大家都知道的。”

    盖勒特阴沉着一张脸,他不太能接受反驳。

    “你知道吗?”阿伯内西压低了声音,“上次没来得及告诉你的那件事。”

    说到这,阿伯内西和克拉尔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有悲悯的神色。

    “邓布利多教授在十八岁那年害死了他的妹妹,就因为一次古怪的信息素爆发。”阿伯内西小声道,“按理说,一个完成分化一到两年的Alpha已经能够完美地收放信息素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被诱导了,邓布利多教授没能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这直接使他体弱多病的妹妹出了状况。”

    盖勒特皱了皱眉:“可这根本说不通,邓布利多的信息素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害人性命。”

    “那是对于正常巫师,”阿伯内西摇了摇头,“但据说邓布利多教授的妹妹是一个默然者,在当时已经快要不行了,而信息素的强烈影响让刚刚分化成了Omega的妹妹的默默然彻底爆发,住在戈德里克山谷的人都知道,默默然差点毁了整个家。”

    盖勒特沉默了,他不了解当时的事,但也做不到相信阿不思是一个Alpha。

    “虽然大家普遍都认为,这件事的错误并不在于邓布利多教授,但教授的弟弟依旧一直憎恨着他,兄弟两个已经十几年没有来往过了。”阿伯内西摊了摊手,“尤其是现在邓布利多教授过于优秀的光环让人们几乎记不起来当年的事。”

    “所以,盖勒特,不管你对邓布利多教授有什么想法,最好都收一收。”克拉尔建议道。

    盖勒特焦虑地摸着自己已经有些毛茬茬的下巴,他的脑海里一边一边地想着那日在山谷中所见的情景,眼前无数次闪过在自己情不自禁释放信息素后阿不思泛红的脸,这些显而易见的表象让他无法放弃自己的想法。

    “你说邓布利多教授被你的信息素影响到了,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阿伯内西拍了拍盖勒特的肩膀,“说明你比他要更强大。”

    盖勒特缩在椅子上,他现在脑子乱成了一锅粥,一个有着那样勾人的腰身和后臀的人,怎么能是一个Alpha呢?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前排的那个格兰芬多女生站了起来,她走路的姿势很优雅,但总让盖勒特觉得她在跳芭蕾舞。

    “转校生先生,”这个女生径直走到了盖勒特的面前,“请问你们刚刚是在聊邓布利多教授吗?”

    在盖勒特还不明所以时,阿伯内西和克拉尔已经讪讪地低下了头。

    “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在公共场合议论学校老师,这不是一个学生该做的事。”女生神情严肃地说。

    盖勒特歪歪扭扭地斜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服管教的样子:“那请问您是……”

    “米勒娃•麦格。”高年级格兰芬多说话时从头到脖子都一动不动的,她吝啬地对盖勒特微笑了一下,“我是格兰芬多的女级长。”

    “格兰芬多……”盖勒特重复了一遍,“你和我是一个学院的?”

    “没错,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分院帽会昏了头把你分到我们学院来,”米勒娃抽出魔杖指向了盖勒特领子上的蝴蝶结,“但是既然来了,就要懂得为格兰芬多争光。”

    说完,啪的一声,盖勒特的蝴蝶结一下子系成了领带,并且紧得差点要把他勒死。

    “她是怎么当上的级长?”盖勒特好不容易解开了领带,疯狂地喘着粗气。

    “哦,”克拉尔咕哝了一句,“据说她是邓布利多教授最喜欢的学生。”

    听到这话,盖勒特顿时抬起了头,瞪向米勒娃离开的方向。

评论(62)

热度(1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