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山

【GGAD】槲下之吻(二)(ABO/三强争霸AU)

    在魁地奇世界杯大赛上,盖勒特坐在观众席里,被来自霍格沃兹的找球手阿不思一扫帚撞翻,他深深地记住了这个一头红色长发的漂亮男人。但万万没想到,在这一年德姆斯特朗举办的三强争霸赛上,盖勒特又见到了阿不思,这回,盖勒特•格林德沃决定作为一个Alpha和阿不思•邓布利多进行公平的决斗,不过,他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阿尔是个O,这件事众所周知,只有盖哥一个人不知……

    (以及……宝贝儿们,明天考六级……

二、

   

    阿不思靠在马车的窗户口往外看,试图能透过浓雾,找到隐藏在山峦之间的德姆斯特朗。

    在来之前,他曾认真查找过关于德姆斯特朗的资料,其中没有一条写了这所神秘的学校坐落于何处。

    “他们说德姆斯特朗纵容黑魔法,这是真的吗?”阿不福思趴在阿不思的身边,将头使劲探出窗户。

    阿不思无奈地扳着阿不福思的肩膀,将人拽回来:“好好坐着,不要捣乱,你要是掉下去了,我可不保证还能找得到你。”

    阿不福思不服气地撇了撇嘴,他被阿不思强硬地按在椅子上,动也不能动。

    “韦斯莱教授是破例才会带你和阿利安娜前往德姆斯特朗的,知道吗?不要给他惹麻烦。”

    “知道了,知道了。”阿不福思不耐烦地嘟囔着。

    作为一向优秀过人的阿不思的弟弟,阿不福思觉得自己十五年来的生活极其艰苦,尤其是所有人都会在他面前夸奖阿不思的时候。

    “或许火焰杯中吐出的是我的名字呢?”阿不福思忿忿不平地叫道。

    听到这话,头发乱蓬蓬的韦斯莱教授笑眯眯地凑了过来:“阿不福思,你得知道,火焰杯和分院帽一样,都是有思想的,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哦!”阿不福思阴阳怪气地叫嚷起来,“正确的选择!”

    阿不思拉了拉弟弟褶皱的霍格沃兹校袍:“你说得没错,或许火焰杯会吐出你的名字,但是不管怎样,现在得做好准备,咱们快要到达德姆斯特朗了,你不能顶着山羊毛般的脑袋,穿着皱巴巴的袍子去代表霍格沃兹。”

    阿不福思胡乱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他瞥向阿不思,毫无意外,自己一如既往优秀的哥哥此时已经整装待发了,梳得整整齐齐的红发散在脑后,校袍被烫得没有一丝压痕,看上去完美无瑕。

    “说是去参加三强争霸赛,看着却像极了要去勾引Alpha,都说德姆斯特朗的Alpha众多,不如干脆直接嫁过去算了。”阿不福思咕哝道。

    众所周知,阿不思是一个Omega,在两年前,他出人意料地分化成了一个Omega,毕竟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说,阿不思绝对是一个出色的Alpha。

    但成为一个Omega并不能改变阿不思继续优秀下去的事实,他先是成为了霍格沃兹有史以来第一位Omega男学生会主席,又紧接着成为了魁地奇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位Omega冠军找球手,所以无论是谁,都无法像轻视其他Omega一样轻视阿不思。

    所以,听到阿不福思那样说后,站在一旁的阿利安娜用胳膊肘顶了一下他的肋骨:“你怎么能这样说阿尔呢?”

    阿不福思耸了耸鼻子,他希望德姆斯特朗的冷风能将他讨人厌的哥哥吹翻。当然,山羊小子没有料到的是,在阿不思一动不动地站在刺骨寒风中时,自己已经冻得与阿利安娜挤成一团了。

    “欢迎你们,我的老朋友,布莱克教授。”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伊万•卡卡洛夫热情地拥抱了菲尼亚斯•布莱克。

    和他的儿子伊戈尔一样,卡卡洛夫校长有着一双黑眼睛和一个鹰钩鼻,尽管笑着,但表情依旧凶狠。他一眼望见了站在布莱克身后的阿不思,便立刻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哦,这是我们的冠军,英格兰队的找球手,阿不思•邓布利多!他是霍格沃兹的学生,我相信也将会是火焰杯选中的勇士!”卡卡洛夫校长冲围在自己身后的德姆斯特朗学生大声介绍道。

    阿不思觉得他不怀好意,毕竟卡卡洛夫校长有一半德国血统,还是一位魁地奇狂热者。

    果不其然,在他的带领下,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哄笑起来,尤其是坐在二楼围栏上的几个男生,他们身上萦绕着明显的Alpha气息。

    阿不思注意到,在所有露着大白牙的学生当中,竟有一个男孩板着一张脸,他有着一双漂亮的异瞳和一头亮闪闪的金发,这在这一群留着板寸的男生里面太显眼了。而此时,这个金发男孩的异瞳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阿不思觉得,他好像有些眼熟。

    “我想我们应当进屋去。”布莱克建议道,他已经被冻得脸色发紫了。

    “当然,当然!”卡卡洛夫大手一挥,令列队欢迎的男生们让出一条路来。

    站在道路两边的德姆斯特朗学生开始窃窃私语,尤其是男生们聊得最欢。

    “你看那个找球手的胳膊,细得像柳树杈一样,游走球难道没有给他胳膊撞断吗?”

    “长得就像个小姑娘,你看他的头发,是不是和巫师歌唱家维奥莱塔一模一样?”

    阿不思装作没有听到他们的嬉笑声,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哄闹。

    “我不是泥巴种,我爸爸是纯血巫师!”阿利安娜尖叫起来,她手里拿着魔杖,扯着脖子瞪向一个比自己高了一头的男孩。

    “哦,但是你身上有麻瓜的味道。”带着皮草帽,穿着红斗篷的黑发男生高傲地一挑眉。

    他一下子激怒了站在一旁的阿不福思,山羊小子冲上前狠狠地揪住这个德姆斯特朗学生的衣领:“你刚刚说什么?”

    “哦!”黑发男生皱了皱鼻子,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又是一个泥巴种。”

    在巫师还未分化前,是否出身麻瓜是很容易闻出来的,毕竟麻瓜并没有Alpha、Beta和Omega之分,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特殊气味。

    阿不思看到这样的情形皱了皱眉,他从熙攘的人群中挤出,把阿利安娜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把魔杖收起来,安娜。”阿不思轻声命令道。

    阿利安娜依旧不依不饶,她红着眼睛叫道:“这个混蛋侮辱我们!”

    “‘我们’?”黑发男生满脸惊喜,“原来我们的冠军先生也是个泥巴种。”

    崇尚纯血的德姆斯特朗学生顿时讥笑起来。

    阿不思眯了眯眼睛,他推开碍事的阿不福思,将魔杖从阿利安娜手中一把拽走,上前用魔杖尖抵住了这个男生的喉骨。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

    “你干什么呢,邓布利多先生!”布莱克校长抽了口凉气,差点两眼一翻,昏厥过去。

    “道歉。”阿不思没有理会菲尼亚斯的大惊小怪,他不容置疑地又重复了一遍,“给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明明……啊!”男生话说了一半,突然尖叫一声,他扑通一下跪倒在阿不思的面前,面目扭曲地开始打滚。

    “我替他道歉。”一个声音从上面传来,随后刚刚那个板着脸的金发少年从围栏上蹦了下来,他走到阿不思的面前,“你好,盖勒特•格林德沃。”

    “你做了什么?”布莱克校长冲到阿不思的面前,他揪住阿不思的肩膀,“快点治好他。”

    “别激动,校长先生,”盖勒特抱着胳膊,踢了踢在地上打滚的男生,“就是一点小把戏。”

    “布莱克教授,”一直远远看着的伊万终于发声了,他没有责备盖勒特,也没有提及刚刚的事,而是平静地说,“我想现在应该要开始晚宴了。”

    面面相觑的年轻人们哄乱着散开了,留下了邓布利多兄妹三人和盖勒特还站在原处。

    “格林德沃先生,我想这样的教训已经足够了,您可以不要再让他受苦了吗?”阿不思看着那个已经把自己脸挠花了的男生,对盖勒特说道。

    “哦,”盖勒特听话地从怀里抽出魔杖,解开了这个恼人的魔咒,“我想现在您应该解气了吧。”

    男孩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恐地看了一眼盖勒特,丧家之犬般跑走了。

    阿不思还没来得及说话,阿不福思就已经喊叫起来。“你就是那个酒精味的Alpha,在魁地奇世界杯的露营地上爆发信息素的混蛋!”他叉着腰,脸涨得通红。

    盖勒特这时才看清被阿不思挡在身后的这对兄妹,他顿时觉得冷水浇头,一阵恶寒。

    “什么?”阿不思不解。

    “在魁地奇世界杯的露营地,他被阿不福思放错的魔咒锁了腿,还不小心放出Alpha信息素。”阿利安娜小声解释道。

    “不小心?”阿不福思气呼呼的,“他就是炫耀,炫耀他是个Alpha,Alpha有什么了不起吗?酒精味有什么了不起吗?”

    盖勒特这时才从刚刚的震惊中缓了过来,他换了一个欠揍的语气:“对不起,这位头发里面夹羊毛的先生,我的信息素不是酒精味,而是冰酒味,德国原产冰葡萄酒。”

    他说着,便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一点,好让鼻子不太灵敏的山羊小子好好闻闻。

    冰酒的清香四散出来,阿不思的脸色瞬间一变,他连着后退了好几步,低着头捂住了嘴,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格林德沃先生,请,请您不要这样。”阿不思断断续续地说。

    盖勒特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按理说Alpha在闻到对方的信息素时应当兴奋并激起斗志,而眼前的人看上去浑身都在发抖。

    “哦,不好意思,”盖勒特迅速收回了信息素,但空气中依旧浮动着冰酒的冷冽和甜腻,他凑近阿不思,解开了自己的红披风,“是不是外面太冷?”

    阿不思仍然捂着嘴低着头,他看到盖勒特走来,下意识地往后一缩。

    “披上衣服或许会好点。”盖勒特举着自己的披风贴心道。

    年轻Alpha的衣服上沾满了信息素的味道,这又甜又苦的香气让阿不思头晕目眩,由于刚刚在马车上才喝了抑制剂,强烈的排异反应让他非常尴尬地扶着墙吐了出来。

    当然,盖勒特更尴尬。

    他才是一个只分化了半年的Alpha,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信息素竟有这么大的威力,会让一个和自己一样优秀又强大的Alpha当场呕吐,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友好的事情。

    不过倘若盖勒特知道真相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去想了,因为一个Alpha信息素把Omega熏吐并不是光彩的事,甚至可以说很丢人。

    “把你的衣服拿开。”阿不福思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张着胳膊,挡在自己哥哥的面前。

    空气中的冰酒味终于淡了许多,阿不思也从刚刚的恶心中缓过劲了,他脸色惨白地靠着墙,对盖勒特挤出了一个笑来:“对不起,格林德沃先生,并不是因为您,还请您不要多心。”

    装作若无其事的盖勒特保持着举披风的姿势,目送着阿不福思将阿不思拽走,他使劲地耸了耸鼻子,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玫瑰花香。

    一个Alpha的信息素是玫瑰花味?盖勒特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还挺别致的,他心里想道。

   

    “盖勒特!”伊戈尔从自己的年级桌溜到了盖勒特的身边,他神神秘秘地指了指霍格沃兹的那帮学生,“你看到了吗?坐在中间的那个就是把你撞翻的英格兰找球手!”

    刚刚才和英格兰找球手交谈过的盖勒特嫌弃地撇了撇嘴:“我有眼睛,也有耳朵。”

    “哦……”伊戈尔讪讪地缩回了脑袋,但紧接着他又不甘心地补充道,“他还是霍格沃兹男学生会主席,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队长,但你肯定想不到,我刚刚了解了一下,这位邓布利多先生可是一位……”

    “当然,当然,我知道他是什么!”盖勒特不耐烦地叫道。他把阿不思那长长一串的头衔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心里不由翻了个白眼。

    在魁地奇世界杯结束后,盖勒特就从自己姑婆那里打听到了,这位名叫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找球手还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一名在校生,并且也住在戈德里克山谷,从自己姑婆家翻一个山头就能到达。盖勒特对这样的距离很满意,尽管他因为脸肿而一次都没有离开过巴沙特女士的房子。

    “我得去接近他。”盖勒特念念有词。

    “什么?”伊戈尔惊叫起来,“他可是魁地奇英格兰队的找球手,还……”善解人意的伊戈尔在盖勒特的注视下压低了声音,“还用火弩箭拍你的脸。”

    盖勒特无法忘记被撞翻在地后左脸的疼痛,尽管巴沙特女士调制了消肿止疼的魔药,可这还是让盖勒特难以忘怀当时的场面。

    “正是这个原因,”盖勒特沉着脸,“我得报仇。”

    伊戈尔恍然大悟,他不由对盖勒特肃然起敬。而此时,毫不知情的阿不思正坐在晚宴上为阿利安娜寻找一个完好的巧克力蛙。

    “那你打算怎么办?”伊戈尔的眼里闪着精光,“我们可以先把他的妹妹……”

    “不,”盖勒特的眼睛跟随着阿不思,他抿了抿嘴,“我要和他做朋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然后……”盖勒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我要和他进行一场巫师间的公平决斗。”

    “决斗?”伊戈尔吓了一跳,“盖勒特,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要知道,根据《保护法》,一个Alpha是不能和……”

    “为什么不能?”盖勒特根本没有在意伊戈尔要说什么,他信誓旦旦道,“我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哦!”伊戈尔悲哀地看着盖勒特,“你会受到舆论的谴责的!”

    当然,一心想着如何约到阿不思的盖勒特并不在乎舆论为什么会谴责他。

评论(68)

热度(1663)